通行證: 密碼:   註冊
目前位置:開心遊戲討論區 » 競舞娛樂 » DNF Online » 相伴地下城,讓我來講述你們不知道的故事
1036
查看
8
回覆
1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48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 打印

[創作分享] 相伴地下城,讓我來講述你們不知道的故事

昔日,四大劍聖征戰悲鳴洞穴,阿甘左痛失致戀,落魄於酒館之中,曾經叱詫雲端的巨劍已鐵銹斑斑,你們看到了他萎靡不振的蕭條,但你們注意到了他眼神中那股隱隱的期待與痛恨了嗎!
TOP
2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51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
時間之門的出現,格蘭之火首先點亮了你沖級的慾望,可隱隱之中你們又會知曉赫爾德暗藏的陰謀嗎?
0
TOP
3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52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
阿拉德大陸元年之前的那段時光,暴龍王巴卡爾引發龍之戰爭,力戰各大使徒,傲視的龍族天才戰敗,又斃命於下屬的七戰神,可心思縝密的龍王又豈會如此罷休,也許只需要一個契約,整個世界又將在他的腳下血染四方。

位於絕望之塔頂端的守護者,神劍梁月,隨意的身影,輕鬆的步伐,戲群雄於股掌之間,又有誰見過他真正的實力,絕世的奇才,怎會寂落於一座塔頂?

崛起的冷門職業,用不屈的一直訴說自己的高傲,寫下悲恨的壯歌。
0
TOP
4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53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
尊武極·夙】
以生命之水的第二次現世引起的戰爭,愛與恨的糾紛,鮮血與暢意的連續,那些沒有化解的恩怨,就在這無限的戰鬥中畫下句號
0
TOP
5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54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
第一章 重逢
「命運…輪迴…糾紛…浮沉……鮮血的記憶痛苦嗎,尊嚴的囑咐銘記在心嗎,想被認同嗎,想擺脫嗎,渴望嗎,違命的夙願啊,來尋找最後的天台吧,透入將死的迷霧,找到我,了卻……」
「瑞澤大哥!瑞澤大哥!」佐莉拚命的搖晃著眼前被汗水浸透,臉色蒼白的男子。
聽聞叫喊,兩束寒光閃過,瑞澤猛然睜開雙眼,顯然剛才佐莉的行為將他拉回了現實,沒有驚醒後的恐慌,驚毋,瑞澤只是扭頭望著這雙猶如露水般晶瑩的雙眼,似乎是在思考,又好像是在猶豫……
佐莉拿起手邊帶有清香的濕巾,慢慢擦拭著瑞澤額頭的汗水,同時問道「你又夢到她了嗎?」
「已經有人到了嗎?」瑞澤撥開了佐莉的手,目光也移到了前方,緩緩起身。
「消息太過突然,各個勢力對力量的調配很難短在時間內完成,只有零散的冒險家正在向這個地方聚集,如果精靈們的情報沒有錯,應該離我們最近,正在執行任務的「神魄」先到,而且就在近期」
「神魄啊......」瑞澤若有所思,「他們還好嗎...」
平淡的語氣中彷彿帶有一點悲涼,讓佐莉有些傷感,離別五年,不知曾今那些徘徊在生死之間的夥伴是否依舊健在..
「瑞澤大哥!」佐莉喚住了正在向門外走去的瑞澤。
「為什麼要來這裡,我總有一股不詳的預感,好怕,這場戰爭一定會有引出我們難以想像的強者出手,瑞澤大哥最近的情緒也越來越不穩定,就連剛才......」
「如果靠近我的人不是你,他已經死了」。瑞澤頓了頓,「你不該陪我來這裡的。」
0
TOP
6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54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
佐莉的情緒慢慢激動了起來,甚至眼角泛起了潮紅,瑞澤的最後一句話深深地刺痛了佐莉,「奧利萊利會參戰對嗎?你要挑戰她對嗎!」
「然後呢」,瑞澤背對佐莉,聲音愈加冰冷……
兩行清淚劃過柔嫩的面龐,佐莉哭泣的看著瑞澤「瑞澤大哥,她好強,強到我無法想像,不要步師傅的後塵,等你再強大一些的時候再.......」
「砰」
門聲打斷了她的言語,房內只留下了跪地哭泣的佐莉……

微風吹過,帶起了山坡上的落葉,浮蕩的秋葉時起時落,似乎是在感歎落日的絕情,往昔,平淡的小村莊已升起裊裊炊煙,說不上熱鬧,但也有一分融洽,可現如今……瑞澤背手站在山頂,望著空敞的小山村,原有的村莊已經在今天撤離了最後一個居民,靜……整個周邊靜得可怕,一點碎石都能擠出聲響。

這不知名的村莊位於子巖斯爾山脈的一處荒涼之地,平凡的它本應該永遠這樣下去,可是就在子巖斯爾山脈將會爆發空前的大戰,大戰的爆破甚至會波及到德‧洛斯帝國和虛祖,甚至連更加遙遠的貝爾瑪爾公國都無法避免,更不要說眼前的村莊了……
吹襲的北風逐漸增大,山谷中的回音貫徹在整個山脈,最後的鳴奏吧,蕩漾了數百年沒有停息的歌聲就要落幕了……


就在此時!一股殺意瞬間鎖定了瑞澤,同時到來的念氣波直接將他的身吞噬,可未等塵埃落定,瑞澤已出現了在了另一個山頭,對著一處岩石單拳轟下,不同於剛才的粉碎,這次攻擊爆破了整塊山頂,未消散的沙石中能看到一個瘦弱的身軀迎面頂了上去,更強大的
0
TOP
7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57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
念氣迅速凝聚在手中。不容瑞澤收拳,念氣就已籠罩在了他的周圍,迴旋的念氣在覆蓋的面積之內一次又一次的衝擊、分解、聚合。氣場的力量沒有逐漸消失的跡象,竟然愈加強烈,帶起的轟鳴聲壓下了風聲,螺旋念氣場!
強大的念氣一遍又一遍的衝擊著瑞澤,彷彿將要絞碎他,撕裂他,分解他的一切!
而瑞澤心中卻溢出一股熟悉、親切的感覺。同時右腿突然一震,迸發的力量使周圍兇猛的念氣瞬間瓦解。
「葬」
瑞澤穩穩的落在地上,看著前方的女子,輕吐一字。
「瑞澤……是你……果然是你……」黃鶯出谷一樣的聲音中帶著深深的期待與欣喜……
此時空中的雲朵被風吹散,皎潔的明月散發著悅人的光芒,此時的它彷彿神聖的女神一般佈施著她的恩澤,無數的山頂被她貫徹,向她朝拜,萬物都是她的寵兒,都將低頭讚歎她不可褻瀆的美麗。而唯獨眼下的女子可以與之爭輝媲美。
披肩的黑髮在月光的照耀下透著一絲淡藍,清澈的雙瞳映出驕人的活力,瓊鼻麗挺,櫻唇不點而紅,週身隱約還漂浮著一屢念氣,靈動的容顏,魔鬼一樣的身軀,加之一點點神秘感,就算沒有傾世的相貌,也有另天下男子為之憐惜的神怡。
就這樣,天空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,從遠處山頂觀望,能看到兩人背對相依。
0
TOP
8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58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
「瑞澤,最後一次聽到你的消息是你進入了亡者峽谷,我以為永遠也見不到你了……」
「當年我沒有遵守我們的約定,你會怪我嗎?」
「哎,你啊……」葬有些苦笑,「總是這麼隨意的扯開話題,當年你的實力在我們之中是最強的,你做的決定沒有人不尊重,也沒有人會責備你,並且五年過去了,你活著從峽谷出來了,我也成為了「神魄」中「裁決」的隊長,我們都在進步,誰都沒有對誰失望,不是嗎?」說到神魄,葬的嘴角挺了挺,彷彿很敬重,但又很自然。
「神魄,以裁決、審判、天罰三個小隊而聞名於大陸,強大的戰鬥力令帝國也感到畏懼,帝國與貝爾瑪爾的戰爭中,若神魄不保持中立而倒向貝爾瑪爾,那麼帝國就會重新估量是否發動戰爭吧。葬,你做到了當年的約定,而我……」
「你不用自責,亡者峽谷的強者回歸,若被大陸所知道,定會引起一番波動,千百年來,入塔者不下百萬,但除去在內修煉者,活著能出來的屈指可數,無不大陸留名,萬人敬仰,我無法想像短短的五年內你竟能做到這一步!」
「哎……不說這個了,大家……」說到這裡,瑞澤停了下來,好像是在做思想準備,鬆弛的雙拳緊緊的握在了一起,「大家還好嗎?」
面對瑞澤的提問,葬並沒有立即做出答覆,而是指著星空低沉的說到「夙,你看天上的星宿,縱使光影流竄,天地異象,他們在短暫的逝世後也會重新凝聚在天空之上,好像約定、守護著什麼....我們六人,夙、葬、滅、絕、藍燁、藍幟,因為各自背負的傷痛,因為各自想要變強的信念,我們走到了一起,常人眼中,我們都是寒冰,但只有我們自己人的時候我們才放鬆自己,將內心最真實的一面顯露出來,一起醉酒,一起撕打,一起分享戰利品,為了同一個目標流血拚命,因為有了大家,我們的後背不再空虛,可是,三年過去,你離開了,滅、絕因為身體的變異也不得不放棄約定而離開,六人很快就變成了三個……而就在一年前藍幟……她死了……」

「什麼!」就算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,如此強烈打擊也令瑞澤大腦瞬間進入了空白……整個人說不出話……
葬沒有去看瑞澤的反應,仰頭說到「一年前悲鳴洞穴出現了異常現象,不同於往常的悲鳴之聲,這次的悲鳴充滿了懦弱與屈服,而且持續了三天之久,單純的聲音居然出現了實
質化的影響,周邊的道路幾近全部坍塌,顏色變為了黑褐色,附近生物和泥土一樣出現同化,變為了黑褐色的亡屍,前往調查的冒險家在洞口就被蟲王散發的惡臭侵蝕了身體,危機甚至影響到了貝爾瑪爾公國,迫於無策貝爾瑪爾向神魄提出請求,希望我們可以調查出原由,於是,就有我帶隊,深入蟲洞,在裡面,我們發現了驚人的一幕,蟲王戮蠱只剩下了一張殘皮,沒有任何生命氣息,當時的場面令震驚了我們所有人,但我們都還有理智,為了做進一步的確查,我們封鎖了洞穴內部所有的出口,可就在這個這個時候!明明空蕩的洞穴突然出現了空間的波動,一切發生的太快,快的不容我們做出任何反應,東北方向的空間瞬間塌陷,出現了了一隻從未見過的生物,當我們回過神時,防禦那裡的藍幟就已經被穿透……它也消失了不見……」
一股殺意瞬間凝固,周圍的石塊各個碎裂,充斥著不解的仇恨。「混蛋!我要親手殺了它!還有你們愚蠢的會長,我要她為藍幟的死用生命去懺悔!」
「瑞澤!你又被仇恨蒙蔽了雙眼!會長與此事無關,為什麼你要遷怒他!藍幟的死我也有責任,是不是你也要殺了我!」看到瑞澤暗紅的雙眼,葬怒吼道。
「哼!!」
「你不在大陸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,長眠的冰龍離開了自己佔領的山脈,不知去了哪裡,暗精靈對貝爾瑪爾的侵擾停息了下來,整個諾斯瑪爾被強大的空間魔法封印,格蘭之森出現了從未有過的魔法跡象等等……會長任命我去調查悲鳴洞穴完全是情理之中!」
對於葬的強勢,瑞澤並沒有爭鋒相對,只是坐在了地上看著遠方,而葬也沒有繼續說下去,複雜的看著瑞澤的後背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0
TOP
9
發表於 2013-04-29 15:58 | 只看該作者 | 倒序看帖 |
不知過了多久……葬打破了這個平靜,「那個叫佐莉的小女孩還在你的身邊嗎?」
「嗯」
「她一直依靠著你,還是你一直依靠著她?」
瑞澤轉身看了看葬,沒有說什麼,但眼神中那股觸動葬讀懂了,佐莉在瑞澤心佔據著很大的地位。
「你認可了她,或者說喜歡她,只是你不願意表達出來,你沒有給我們說過你到底背負著什麼,但是我知道它很重,佐莉現在是是你唯一的依靠吧……」
從來都是這樣,瑞澤的心事不向他們透露,但每次都被葬看得很清楚,瑞澤也不否認,但若問葬為什麼會知道,她也說不清楚,直覺吧...
「葬,你要說什麼,我知道這不是你想表達的」
葬很嚴肅的看著瑞澤,「來到這裡就說明你知道了生命之水即將現世,阿拉德大陸被多個強者聯手封印,魔界的赫爾德才無法大規模入侵,但生命之水的出現跡象卻破壞這裡的封印,過不了多久這段封印就會徹底瓦解,而那個時候大陸將與赫爾德將正式開戰,可能還會牽扯到異界。從亡者峽谷回歸後你的確變強了,可能還有強大的底牌,可是……瑞澤,現在的我能看清你的實力,你知道這代表什麼」
不給瑞澤逃避的機會,葬死死的盯著瑞澤的雙眼,但很遺憾,她沒有看到她想看到的東西……
「嗯,我知道」,瑞澤咧了咧嘴
「這場戰鬥我沒有能力做主力,最後的大戰甚至沒有我的資格。而就是這種情況,你保護的了佐莉嗎?」
「是啊,決定多個人命運的大戰要開始了……」瑞澤慢慢的走向了山的邊緣,「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,等藍燁到了通知我,藍幟的離去對他打擊不小」
「嗯,好的」,看來瑞澤並沒有離開這裡的打算,雖然葬不解,但她知道,瑞澤不會傻傻的來送死。
「葬,你終於需要盡你的職責,恭喜你實現了你的夢想」,說罷,便消失在了山頂,留下了一眼呆滯喃喃的葬
「他……他……居然發現了……」
0
TOP